呆呆呆呆盼

【盾/王子】乍见之欢以及久处不厌

【盾/王子】


注意这篇是盾冬拉郎!!!!!!!警告一万遍


由于本人没有看完列王传,对小王子这个角色不太了解(那你就来写文真是醉了→_→)本文的小王子的个性是基于所看的几个片段以及自己所偏好的人设,所以难免OOC。。。


至于吧唧,大概客观上结局不会太好,但这是我想到的对他而言主观上比较好的结局了,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宽容,其实吧唧才是我的本命!!!强调一万遍。我是爱着384的!!!


然后本文应该不会触到三角情节,只是单纯的盾王子,没有盾冬双向!


没有盾冬双向


没有盾冬双向


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但不是爱情。。。因为作者是个单纯的觉得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的软妹,没有办法残忍地把相爱的盾冬拆了组新CP,所以…………………………


—————————————放正文——————————————————


01、 王子篇 上


关于和STEVE的初次见面,JACK的记忆已经不很清晰,宿醉导致的头痛让他没法把心思放在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大块头身上,尤其这个家伙正在认真地听着父亲的低语。


无非是那家伙的另一条走狗罢了,JACK如此想着,并没有多做停留,踉跄着步子穿过长长的走廊回了自己的房间。自然,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身后的STEVE焦灼的目光。




“很抱歉丢下你,但我不能陪你度过余生了。JACK,我的王子,对不起……”


“JOSEPH!”


JACK从噩梦中惊醒,宿醉让他的脑袋像是被人敲开了那样疼痛以至于睁开眼的一瞬间他的脑袋几乎是空白的。过了几秒梦里面那些场景才慢慢在他眼前浮现,曾经的美好过的画面,以及JOSEPH的最后的告别。JACK感觉到脸上的凉意,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早已满脸泪水。他想起他的爱人,想起他曾以为伟大的爱情,想起在一起时的种种细节,想起梦里的告别不过是自己的臆想。JACK难过极了,他以为即使他们不能在一起,至少这段爱情值得一个好好的结束,但他只不过得到一个视频,和视频中人自杀身亡的消息。


想起这些他对SILAS的恨意又深了些,他想要得到SHILOH,他必须得到它,这是如今他所能奢求的唯一的东西。他要将王位从他年迈的,狡猾的,专制的父亲手中夺过来,他知道他不够强,远远不够,即使有了舅舅那个老狐狸的帮助,他的力量还是太过羸弱,他要借助一些,更强大的力量。


JACK艰难的从床上坐起,虚着步子走进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通红的双眼和鲜红的嘴唇,JACK伸出手指触碰着镜子里的虚像,虽然SILAS的话有些难听,但是自己,好像真的看起来就是个,淫荡的同志。




早餐的时候JACK意外的发现昨夜看到的那个大块头居然被邀请一同早餐,这让他有些意外,上次父亲邀请一个外人还是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DAVID,可惜英雄这个称号在他头上挂了没多久,就被冠上了叛国罪,毕竟没人喜欢被抢去风头,尤其是自己这个专制的父亲。


SILAS看起来似乎对JACK的迟到以及轻浮的表现有些不满,虽然目前为止,他只是拉开座椅就座而已,他甚至还没有开口讲话。不过马上他就开口了。


“父亲,这位是您给Michelle新选的未婚夫么?不得不说,他看起来可比那位DAVID靠谱多了,至少身材上辣地不是一点两点。”JACK一边调笑着一边打开了餐巾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他当然知道那个家伙是谁,新世界来的超级英雄么,传说中的美国队长,一个传统守旧被冻了七十年的老冰棍。他就是想让SILAS难堪,不过显然受刺激的不止SILAS,还有他那位早出生几分钟的姐姐,Michelle狠狠地朝他瞪了一眼,而SILAS则是不客气的直接警告。


“JACK,注意你的言行!”然后满脸歉意的冲那位从刚才就一直注视着小王子的超级英雄点头示意。


“真是抱歉,JACK不太懂事。JACK,这位是STEVE ROGERS,美国队长,以后他将负责保护你。现在,向他问好。”


JACK忽略了SILAS的命令,将餐巾甩在了桌子上,站起来对着有些看起来有些尴尬的STEVE微微一笑,笑得十分……JACK。


“ROGERS先生,您对我父亲开出的价格似乎不很满意呢,看起来您比较想要我的……额……屁股,不过想操我的家伙太多了,您估计得排上个好几天。”JACK凑近了越加窘迫的STEVE,哦天,他看起来简直像个熟透了的番茄,让他忍不住想接着调戏上一番,这个老冰棍实在太有趣,新世界来的人都这么的……容易害羞么。不过他的想法被SILAS严厉的训斥所打断。


“JACK!别在这儿给我丢脸!”


丢脸?可不是吗,自从他是个同志的事实被公诸于众,父亲对他的不满就越加的明显。反正不会比这更差了,他索性也就不再掩藏,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日子他受够了,不管他怎么努力,SILAS总能够轻而易举的拆穿他,让他难堪。


JACK收起了笑容,瞥了眼STEVE头也不回地走了,而SILAS依旧在为自己失礼的儿子像STEVE频频道歉,后者则是滥好人似得表示不在意。


呵,虚伪。


JACK忍不住腹诽,不用看都能想到那家伙道貌岸然的样子,不过是装的正义罢了。从自己一入座就毫不掩饰地盯着自己,他真的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么。父亲找的那家伙和外面那些觊觎他这幅皮囊的人有什么不同,JACK鄙夷地想着,不,他比他们笨多了,至少他们会还会装。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