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盾/王子】乍见之欢以及久处不厌

万分抱歉,呆呆最近犯懒了→_→主要是感觉没什么人看了于是没什么动力了(哭😢)


放正文了,希望大家喜欢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正文——————————————————


04、队长篇 下


STEVE健硕的身材以及帅气的长相为他博得了不少同志的好感,不一会儿就有好些个端着酒过来搭讪的男人,他有些保守害羞又偏偏不善言辞,只好满脸歉意地拒绝接二连三的示好者。JACK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倒是开心的笑了起来,转过身对一边正和酒保聊天的RUMLOW说,


“没想到那个傻大个还挺受欢迎的嘛!”


RUMLOW顺着JACK目光方向看到了人群中那个显眼的男人,


“那当然了,颜好胸大身材正,没什么人会不喜欢他吧。就是不知道活儿好不好,嘿嘿。”说完一脸玩味地看着小王子。


“别看我,我是很爱玩没错,不过还不至于搞上窝边草,要是让老头子知道非气死不可。”


“那不是正和你意?”


“话是这么说,不过那家伙可是个冻了七十年的老冰棍,古板的很,你也太高看我了。”JACK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后者则是不以为意地耸耸肩,


“那可未必,你可是攻无不克的小王子诶。更何况……”


“什么?”JACK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可是RUMLOW什么都没说,只是将一份文件按在了他的胸口,贴近了他的耳边呢喃道,“JACK,这可是个好机会。”




那家伙的手在干什么!离小王子有些距离的STEVE只看到了RUMLOW把手放在了JACK的胸口,还把脸凑近了,像是在接吻或是什么,这让他皱起了眉。


他不是没听说过JACK是个同志的传闻,虽然BUCKY的失踪让他对这份工作无心准备,但那几个八卦的复联成员早就或多或少给了他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只是亲眼所见难免冲击要更大一些。STEVE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不知怎么居然有些失落,倒不是因为小王子是个同志,他虽然保守到不至于死板,更何况即便是过去,难耐的军营生活也改变了不少士兵的性取向,只是不包括他和BUCKY,他俩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兄弟,他叹了口气,想了想大概是因为JACK和RUMLOW亲吻的事实让他有些难受吧,他原本以为如果小王子也和他一样有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那样的话他俩能有更多话题可聊。


可惜这位大兵不知道的是,


这位有些情绪一开始被会错了意,之后要弄清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晃神的功夫,JACK已经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STEVE有些生气地责怪自己粗心大意,这里龙蛇混杂,指不定会有什么危险。一时之间他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拨开人群急着寻找起那个任性的小王子。


寇森说的对极了,那家伙一点儿也不好对付,事实上,他可太不让人省心了!




“对,就是这样,棒极了!”


“呃…………嗯……快点儿,”


( ⊙ o ⊙ )


“抱……抱歉!”


STEVE满脸通红的退出了小隔间,他发誓他可不是故意闯进去的,还听到了那让人难堪的喘息声。他靠在墙边,虽然没看清楚是什么人,但他总觉得那声呻吟听起来有些耳熟,STEVE仔细地又在脑海中播放了一遍刚才听到的声音,并且极力忽略那些让人难以把持的语气,该死的,是小王子!呵,天知道他是怎么在那种场景下还能分辨得出JACK的声音,大概要归功于自己四倍于常人的听力。


这下好了,自己可是彻底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到底该不该打断他呢?可是看样子,JACK应该已经是习惯于做这些事了,但万一另外那家伙有危险呢,他到底是守在这儿还是进去打断他们,STEVE懊恼的抓了抓他的金发。


“哦天!你真是太棒了,我我太爱你了!LARRY!”


LARRY?!这个LARRY又是谁?难道不是RUMLOW?小王子的呻吟声让STEVE双腿一软差点儿站不住,虽然这么说有些冒犯,但他的声音真是该死的太好听了!他简直有些儿…………打住打住!STEVE,亏你还自诩正直,怎么能有这么下流的想法!


过了一小会儿,隔间里似乎没了动静,STEVE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闯了进去。


这下子他可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小王子满脸潮红的坐在沙发上,衣服裤子却如同出门时那样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丝毫没有半分凌乱,只是两腿之间有个金色的脑袋依旧在来回移动着。JACK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再次闯入,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了那个脑袋,“哗”得一下拉上了裤子拉链,眯着眼看着他,缓缓说道,“队长这么三番两次破坏我的好事儿似乎不太合适吧,你可只是我的保镖。”


STEVE被说得有些尴尬,可的的确确就是那么回事儿,只好清了清嗓子,带着他那张看起来就正义凛然的脸说道:“正因如此,我想我有必要保护殿下的周全,以免被坏人所伤。”说着顺带看了一眼已经站到一边的那位LARRY先生。


“这么说,你是要在这儿……全程观看?我可没有被人看戏的习惯。”JACK放肆的笑了起来,娇嫩的红唇夸张地扬起,脸上的婴儿肥让他看起来稚气未脱,可此刻那副清纯无辜的样貌却显得更加诱人,“还是说,你想加入?”


STEVE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本来就紧张的一直在吞口水,现在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天呐,这可真是要了他这个老家伙的命了!


“无……无意冒犯……我看我还是在门口守着,殿下……殿下若是有事……可以叫我,我……我……我很抱歉!!!”


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可这场景下哪顾得上什么礼节不礼节,STEVE没来得及说完就急急忙忙退了出去,该死的,早知道他就不该进去!


JACK看着仓惶逃走的STEVE意味深长地笑了,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上的文件袋,里面装着一位七十年前的军人资料,而资料上的那位军人,有着一张和他一样的脸,只是眉宇间少了几分娇媚,多了几分坚毅。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