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盾/王子】乍见之欢以及久处不厌

08、队长篇

JACK这些天心情不太好。

虽然小王子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很明显的异常,但STEVE仍旧敏感地发现了这一点,这让他或多或少有些沮丧,原本以为经过上一次的谈话,他和JACK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虽然他不得不承认他隐瞒了它的一部分过去——有关于BUCKY的一切,他只是还没做好准备,那段过去就像他心里的一个伤疤每每提及总要揭起一次,他不害怕疼痛,只是回忆反反复复扰得他心乱如麻倒。

而如今,比起失去好友的悲伤,他更关心JACK此时此刻的问题,毕竟这才是迫在眉睫的。站在JACK房门前的他犹豫再三还是举起了手,只是不等他敲响门,门就自己打开了,房里的人显然被站在门外的人吓了一跳,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有事吗?”JACK懒懒地靠在门边,微微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没什么,只是你最近看起来不太好,所以我想……”

“不太好?不知道你怎么得出这结论的,我很好。以及,你的关心有些僭越了。”他绕开了挡在他面前的人,理了理衣袖准备离开。却被身后的STEVE一把拉住。

“僭越?我不明白,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只是朋友而已,你的关心有些多余了。”JACK扯开了放在他肩上的手,后者立即明白自己的举动有些失礼,收回了手的同时抱歉地冲小王子点了点头。而JACK则对这个示歉的举动视若无睹,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轻得几乎不可闻,如果不是STEVE有着超越常人的听力,也许会轻易忽略它,但现在他十分确信,JACK的确有些不对头儿。而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对JACK的关心的确有些过线,至少这并不是他的初衷,原本他以为这仅仅只是他众多任务中的一个,而现在这个特别的小王子显然让他产生了某些撇开任务之外的感情,然而这种感觉和他之前所经历过的都不一样,他不太愿意去细想,只把这当做是普通的保护欲作祟,毕竟他实在是不太擅长处理……这些。

“我要出门一趟,要跟着吗?”JACK回过头看了眼正在发呆的STEVE,无奈地笑了笑。


——————————————————————————


JACK走进了一家地下酒吧,随便点了点酒,勾搭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小伙儿调笑着走进了给那些舞娘换装的更衣室。这次STEVE很识相的并没有跟进去,而是站在门外耐心等耐。

很快门里传来了一些断断续续的不雅的声音,STEVE皱着眉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他还得等上好一阵子,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失望还是什么的,总之这种感觉很不好,他实在不喜欢看到JACK这样放纵自己,在他眼里小王子就像个叛逆的青春期小孩儿,但或许只是因为他沉睡了太久,也许这正是JACK这个年纪的所热衷于的——烟酒、大麻、以及无节制的性爱。

等到房里的声音听了停好一会儿,STEVE才试探性地敲了敲门,但却始终没有人回答,这让他有些担心,顾不得许多,他还是决定直接进门一探究竟。而让他意外的是JACK并没有出现在房里,该死的,他一定是从别的出口离开了,STEVE瞪了眼一边一脸无辜的小哥以及边上放着的录音笔懊恼地敲了敲脑袋。

他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

这下可怎么办,万一JACK不小心遇到什么危险,他一定会自责一辈子的!

小哥拍了拍他的肩,递给他一张纸条,漫不经心地说着,“呐,这是刚才那个家伙让我给你的。嘿,我说大块头,别那么紧张嘛?你俩是一对儿吗?看起来你似乎把你的恋人逼得太紧了呢!”然后再STEVE杀人般的目光中迅速逃离了房间。

“有事要办,勿扰勿寻。”

STEVE看着纸条上的字有些丧气的一拳砸在了墙上,这下好了,到底要去哪里找这个小家伙!


STEVE最后是在一个墓园找到的JACK,这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注意到JACK的神色有些不好,他并没有上前打扰,只是找了一个不容易被发现地方静静地看着JACK。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不同于平时花枝招展(对于老年人的品位来说)的打扮,今天的JACK选择了一身素黑的西服,只是在细节上有所装饰,原来是为了看望故人。


JACK半跪着抚摸着墓前的刻字,手指轻轻划过那些凹凸不平,这里面躺着他曾经的爱人,也许是这世上唯一真心爱过他的人——JOSEPH。他知道自己有多差劲,既软弱又自私,连他自己都很难喜欢这样的自己,但JOSEPH依旧真心爱着他,爱着那个不堪的他。而最最让他难过的是他清楚的明白自己也许压根就不爱JOSEPH,他对自己来说只是个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浮木,他很心疼JOSEPH,也为他的死去感到难过,但那种痛苦并不像是失去了爱人的痛苦,反而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深深得挫败感。


JACK又咽下了一口烈酒,将剩下的半瓶酒洒在了墓前,然后直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土。离开墓园的时候,他看到了等待在一边的STEVE,说实在的他并没有感到很惊讶,毕竟他也知道那张小小的纸条可不能让他安心,他是父亲请来保护自己的,若是自己出了什么差池他也难以交代。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能找到这里来,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美国人来说,这的确不是个好找的地方。JACK看着STEVE额前渗出的细小的汗珠,不知怎么的还是有些触动,即使只是例行公事的关心他想他还是很受用。


“你能……陪我一会儿吗?”很快两人便回到了宫殿,JACK站在自己的房门前做出了这个有些难以启齿的请求,这是他第一次在一个结识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面前示软,但这感觉并没有他想象的糟糕。STEVE看着小王子依旧有些泛红的双眼,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便跟着JACK进了房间。


“喝点儿酒吗?”没等STEVE回答,JACK就自顾自的走到了酒柜旁挑选了瓶最烈的酒替自己和STEVE倒上了满满的一杯。他坐在床边懒懒地靠在床沿上灌下了满满一大口酒,有些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用手背擦了擦,然后抬着眼用邀请的目光看着扔在一边的STEVE。


STEVE接过JACK递给的酒,坐到了他边上,虽然这行为似乎有些不合礼数,但他实在不想像个木头一样站着,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并不太好,他想他和JACK应该是平等的,但若非要说有谁占据了高位,他想那个人应该是JACK,毕竟似乎打从他来这儿之后他就无法对JACK的任何请求说不,事实上看着那双小鹿般的双眼,谁都没法儿说不。恩……除了那次尴尬的邀约,想到这儿,一丝红晕悄悄染上了他的耳朵。索性这时候的JACK正沉浸在酒精当中,对他的状态无暇顾及。正当STEVE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小王子开了口,带着些醉意,STEVE这才注意到不出一会儿酒瓶子就空了大半,这样下去可不行,他会喝醉的,于是夺过了JACK手中的酒,JACK只是瞪了眼他,但此时此景下,那眼神并不具有什么威慑力,倒更像是娇嗔,看得STEVE心头一化。


戳我吃肉渣!!!真的是渣渣渣!!!


——————————————正文结束————————————————

要继续吗?

要继续吗?

要继续吗?

实在不是故意想卡肉的只是PO主实在太困了!而且PO主真的写肉无能啊!尤其是怎么写都感觉有些OOC!!!容我再仔细酝酿酝酿!(我才不会说我真的是来篇评论的呢……哼)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