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盾/王子】久处不厌以及乍见之欢

但是等到JACK真正对上叛军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此前的种种假设根本是多余的,这哪是什么不满的起义军,这根本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正规队伍——甚至比他带领的那批所谓精兵都要出色得多。好吧,如果SILA真的对他和RUMLOW的小计划毫不知情的话,他可能要重新估计一下他在老国王心目中的实力了。

这都得归功于那位纽约来的大兵,他可真是……令人惊讶。难以想象这支队伍几周前还只是一堆混混而已,看来美国队长可不光是个只会拿着盾牌跳体操小丑。

好样的,这下子他不必假装败兵了——他妥妥地输定了。


JACK朝眼前的大兵翻了个白眼,赌气似的瞪着他,虽然他一早料到自己会输,但是没想到能输的这么难看!几乎可以说是被羞辱!

好了,现在无论是叛军还是他的部队都知道SHILON有个无能的小王子了。更可气的是,眼前这位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大兵连战场都没有上!JACK突然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觉得有些沮丧,或许他真的天生就不是当个领导者的料?

但下一秒立刻否定了自己的妄自菲薄。

他只是不屑于扮演维京式的角色,既然有人愿意为他牺牲夺江山,他又何必凡事亲历其为呢。他只要知道自己足够治理好国家,至少要干得比那个独裁固执的老国王好。

“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STEVE坐在JACK边上,用一种近乎审问式的语气和他对话,“派出自己的人当了叛军首领然后演出戏歼灭了叛军去邀功?”

JACK瞪着对面严肃的大兵,不满地开口反驳,“GOD!STEVE,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幼稚吗?”

虽然没有回答,但STEVE上下打量的表情仿佛就在告诉他“是的,你看起来就是那么幼稚。”

F*CK!小王子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靠!STEVE!你他妈明白我要做什么了吗?你觉得我只是像个没要到糖的孩子急着像自己的父母证明什么吗?”JACK灌下一大杯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继续,“我让RUNLOW当首领是为了亲手把SHILON从那个老家伙手里夺过来!”

“可是你……”

“为什么又自己打过来?”JACK替对方问出了想问的话,然后不等对方反应有自顾自地答起来,“我压根儿就没考虑过那个老家伙会把兵权交到我手上。DAMN!该死的!靠!现在该怎么办?等着我该死的舅舅揭发我,然后被派来的军队弄死在这儿吗?”

看起来小王子似乎是在大声质问STEVE,可事实上,他是在质问他自己,

他搞砸了!他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这种情况!

“你舅舅?他也知道这项计划?”

“是,事实上,他参与其中。”JACK看瞒不住了,索性一股脑儿什么都讲了,“我和他联手把那个老家伙弄下台,他帮我上位。哼,得了吧,他只不过是希望我当个傀儡,一旦我当上国王,拥有实权的只会是他。所以我才找了你…………”

JACK突然闭上了嘴,看了眼面前人畜无害的美国队长,舔了舔嘴巴,飞快地在心里盘算起了新的计划。

——————————————————————————————————



完全塞住了,就这么点,就这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