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盾/王子】久处不厌以及乍见之欢

完全不记得章节的我→_→

快点结局吧,迫不及待想开新文了!!!!!!

——————————————————————————————————

SILAS派出的大军如期而至,RUMLOW的叛军并没有能够抵挡住正规军队,JOHN(小王子的舅舅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就随便叫了→_→)带着汹涌的杀意闯进门的时候,JACK正优哉游哉自己一个人下着国际象棋玩儿,对于自己舅舅的到来并没有很意外的他只是对着面前的男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RUMLOW带着一身伤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叔侄俩谈笑风生下着想起的景象,叛军已经被重重包围,他们退无可退,但他知道他必须回到这里,保证JACK的安全,但他万万没想到那个JACK口中阴险狡诈的舅舅正和他看起来相处的很不错。

“看起来你的骑士到的有些晚。”JOHN将注意力从棋局上移开,抬了抬眼看了眼闯进来的RUMLOW。

“check!舅舅,你输了。”小王子直起了身,朝一旁的RUM点了点头。

“JACK,棋盘上的输赢不重要,很多事去那个已经由不得你了。你知道的,我只是奉命剿灭叛军,而你的性命……”

“借机杀了我,然后带着SILAS的军队杀回皇宫?你倒是该感谢我给了你这个带兵的机会。”
“JACK……”不等JOHN把话说完,JACK就打断了他,“我要去纽约了。”

意料之中的惊讶脸,JACK无视了那张看起来不很和善的老脸,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会和STEVE回纽约,你得到你想要的,我去做我想做的,JOHN,我不在意那家伙的命,他是你的了。”

“呵,”JOHN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声,“小JACK,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

“啊,这个嘛,随你啦,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现在杀掉我啊。不过我爱STEVE,你知道的,我对SILAS的恨起于JOSEPH,现在我找到了更适合我的人,SHILON不再是我的未来了,STEVE才是。”

JOHN将信将疑地朝RUMLOW看了眼,看到后者点了点头才重新审视起JACK,看到对方一贯的漫不经心的表情带着几分嘲讽意味朝JACK冷笑了一番,“JACK,别再假装是个懦夫了……”

JOHN拍了拍小王子的肩膀发出了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总让人有种他其实很在意自己这个侄子的错觉,但JACK和他都心知肚明,那真的只是错觉。

你就是个懦夫!

JACK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这句话,然后将手中的棋子硬生生的掰断。


JACK从自己的父亲口中听到过不止一次这句话,他似乎已经默认甚至习惯自己是懦夫的这个事实。然而承认自己的懦弱并没有让他多好受,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迫不得已用轻佻无赖的小少爷形象示人对他来说有时候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不得不说他也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习惯了那些喧嚣和浮华, 毕竟那些犬马声色始终不能带给他真正的愉悦,可能从头到尾他想要的只是他父亲的认可,然而他的所作所为却和他本意背道而驰。


一边的RUMLOW走近了JACK,轻轻展开小王子过分紧握的手,将沾着血的棋子放到桌上,倒没有替小王子包装,只是自顾自地收拾好了桌上的棋局,然后离开了房间。JACK自然不会对受伤的手掌过多理会,简单的梳洗之后他带着没有愈合的伤口沉沉睡去。

JACK醒来的时候手上的伤口看起来像是结痂了,但其实只是些凝固的暗红色的血液,他轻轻把它们拨开,然后新鲜的血液便从伤口处慢慢地渗出来,JACK皱着眉看着自己的手掌,一丝不安略过心头。


JACK离开房间,被告知JOHN已经退兵,而原本气势汹汹的叛军也已经死伤过半,他没有心情去理会那支支离破碎的队伍,那群,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平民。他一直觉得自己若是当了国王能比SILAS做得更好,至少不像他那样专制独裁,但当此刻他意识到他利用那些愤愤的人民做了什么之后他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和他的父亲并无两样,一样把他们当做棋子而并非血肉。

万千忠骨埋城下,妻子犹问何时归。

死去的那些已经不会有什么感受,那么活下来的呢?他们会不会,正在某个角落诅咒着自己,或者自己的父亲。

他也爱过,也有过牵挂,也知道失去挚爱是什么感受,他突然想到若是那些为了这次起义欣然赴死的百姓的家人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任性的小王子所做的闹剧之后会有何感想。

他一直理所应当的认为牺牲是必要的,然而真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似乎有没法心安理得地消费着他人性命。

果然还是,太懦弱了啊。


“JACK,他走了。”

想的出神的时候RUMLOW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小王子揉了揉有些发疼得眉心,大概可以猜测到RUM和那位大兵的谈话,虽然他的确有些被抛下的怨念,不过他到底还是没什么资格生气的,本来他也没有任何留下他的立场。

“RUM,你说如果我真的跟他去了NY,会不会更好一些。”

RUMLOW没有作声,想来是也不太清楚答案,不过JACK也知道他不该这么问的,毕竟本来也没什么如果,他也没可能现在追去美国,他知道自己大约是动了心,但不至于到能说爱的地步,但是想到那个一根筋的家伙在回美国的旅程上也许会露出的伤心难过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心疼起来。

其实这步棋还是走错了啊,

说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感情的事情哪里是他能好好控制的,如今走到这步田地又能怪谁。他只希望那位美国大兵能够早点放下这段过往,这至少能让自己少些愧疚。

“JOHN的军队攻进宫殿了。”

JACK苦笑着摇了摇头,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对上RUMLOW深沉的目光,扬起了嘴角,故事总算要结局了,还好还没耗尽自己所有的力气。

他拍了拍RUM的肩,似乎是一瞬间变回了过去那个嚣张跋扈的小王子,自信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走吧,RUMLOW,该是我们启程的时候了。只剩下我们了。”

是啊,只剩下我们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