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盾/王子】久处不厌以及乍见之欢

我已经对这篇没人看的东西失去信心了→_→

——————————————————————————————————

然后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扯着对方的皮带,STEVE被有些过于亢奋的小王子吓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扒得干干净净然后和小王子滚到了床上。

这是JACK第一次居高临下的看着STEVE,他看着身下一脸迷惘的金发大个子突然就没了性致,翻身滚到了一边。

“你……”STEVE有些恼怒的看着任性的小王子,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轻轻地搂住了对方。双方过了很久都没有再说话,JACK撅着嘴用手抹掉挂在眼角的泪珠,刚要放下手却被另一只手掌握住。STEVE没有强迫JACK与他面对面,只是握着他的手顺势将他搂紧。

“你会丢下我吗?”JACK听起来有些不安,然而STEVE却并没有太多放在心上,只当JACK这些日子以来受够了压力才会有这样的情绪所以也只是拍了拍小王子的背轻声的安慰着。JACK没有听到自己所期待的承诺愈加不安地皱紧了眉,

如果你真的了解了我的一切,我还能拥有你吗?


于是暴风雨如期而至的时候JACK并没有太意外,只是屏退了左右留STEVE一人在屋里。他心虚地站在窗子前犹豫着该如何应对对方的质问。


一天前——

CAP有些局促地冲进了JACK的房间,担心地问着,

“刚才医院传来消息,住院部三层起火了,火势挺严重,似乎是从RUMLOW的房间开始满眼的。RUMLOW他……”

“恩,我知道。”

“JACK?你还好吗?”STEVE看着面露疲色的小王子,有些不安。

“没事,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STEVE欲言又止地看了眼JACK,然后轻轻吻上了而他的额头,犹豫再三还是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的队长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医院调出监控好好查查RUMLOW的死因,毕竟JACK的皇位来的有些不顺当,不排除有人想伤害他的可能,总是稳妥些比较好。

他仔仔细细地将每一个进出RUM房间的医生和护士都审问了个遍,在军队待过一阵子的他对自己的审问能力也算是颇有信心,但半天过去了依旧没个结果,于是只好又前前后后将事情想了个遍,一个令他有些害怕的猜想突然从脑子里闪现,他再一次打开了视频,画面上显示的是JACK探访的画面。

JACK和RUMLOW低声交谈了一会儿,像是做了决定,他站起身来,将早上买的报纸叠好放在RUMLOW的床头,或许是为了方便对方消磨时间。然后来到窗子前,拿起那个别致的水晶花瓶离开了。不到一分钟,JACK又重新进入了病房,手中还是那个花瓶,只是里面略微腐败的玫瑰已经被丢掉,换上了干净的水。路过病床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一下,对那个看起来已经熟睡的人轻轻说了句话,从口型上看,STEVE知道那是句再见。

“王子殿下他,真是很温柔呢。”

一边参与协助调查的探员由衷的感概着。然而STEVE却紧皱着眉,双眼看起来有些泛红,终于知道真相的他并没有松口气,反而看起来更加忧心忡忡。他关掉了视频,也下令结束了调查,只是随意编造了个起火的缘由,而那些原本对此就不很在意的警员自然是落得清闲,也不再追究。


那晚STEVE狠狠地进入了JACK的身体,似乎是在极力证明什么,而JACK也像是感应到了他内心的挣扎,绝望地回应着,那是他们在一起以来最煎熬的一场性爱,也是最火热的。JACK一直轻轻地呻吟低泣着,最后直接被操射了出来,他伏在STEVE有些汗湿的肩头小声地啜泣,说不好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只是单纯地被快感所折磨。STEVE并没有就此放过他,而是加速在他体内冲刺了起来,他感受到小王子狠狠咬上了他的肩,终于释放在了他的体内。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快感,他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的享受性爱,那种铺天盖地的快感让他只想把他的脑子一起射出去。他看着快昏过去的JACK一瞬间有些愧疚,安抚了一会儿之后又抱着他去浴室做了清理。

那是他自再次清醒之后睡得最好的一晚,大概是因为他知道,这一觉醒来,也许一切都要不一样了。


“JACK,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小王子红着眼转过身来瞪着STEVE,有些恼怒地笑了笑,“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我……”

不给对方接话的机会,小王子索性自顾自地说起来,“是!是我杀了RUMLOW,我故意换了花瓶里的水,好让反射的光线能点燃报纸,好让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个事故。RUMLOW参与了我所有阴暗的过去,他必须死!”

说到这里他有些激动起来,“你凭什么来质问我?!你这个一直活在阳光下的领袖,你了解过像我这样为了活下去为了得到认可所不得不做的挣扎吗?你体会过那种战战兢兢步步为营的生活吗?你什么都不了解,你凭什么觉得我做错了!”

STEVE冷笑了一声,迎上JACK绝望的目光,

“我的王子殿下,现在我知道你的不得已,我只是想问你,SILAS,RUMLOW……下一个,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JACK看起来有些吃惊,他大概是没想到STEVE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愣了一下神,原来这个平日里不善言辞的大兵也能毫不费力地随口捅上你几刀,骄傲的个性逼得他咽下了所有的委屈和痛苦,只是装作不在意的回了句,

“反正你马上就要离开了不是吗?”

“是啊,我想现在也没什么人会想要害你了,我也该回到纽约了。”对方像是早已料到这回答一般漫不经心地接上了话,“你早就算好了是吗?等事情成功了,利用完我了之后我就会乖乖地回去,你甚至不用自己动手解决我这个麻烦。你那么聪明,一定算准了我会放不下美国队长的责任回到神盾局去,JACK,我从来没想过,我会爱上一个这么可怕的家伙,在你眼里还有什么是不能利用的呢?”

你!JACK想大声叫出这个回答,但他说不出口,他没法再说谎话了,毕竟他确确实实是想过利用他,其实就算现在也是,他只是害怕别丢下,他大概只是习惯了有个人在身边,现实的美好让他想自己的骄傲屈服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只是想找个依靠,还是真的动了情。他说不出谎话只好张着嘴委屈地看着STEVE,他想了想大概如今自己再怎么求情也无济于事,于是还是别过头试图挽留最后一点尊严。

不!他后悔了!他想求他不要走,想求他别丢下他一个人,他可以抛弃他的尊严求他留下来,但话到嘴边全被咽了回去,他最终只是伸出手拉了拉STEVE衣角,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对方心里一痛。只可惜STEVE心痛归心痛却并始终没有被这幅表情所打动,只是扯开了自己的衣角,JACK垂下了手臂,眼神空空洞洞的,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好样的,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那个人再也不会为自己心疼了。他恶狠狠地对自己说,


JACK BANJEMIN!他已经彻底看透你了,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外表吧,他已经不会在意这些了,你越是装得难受,在他眼里你越是个处心积虑的骗子,让他走吧,你留不住他的,你怎么会奢望那样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了你而留下来呢?何况现在他肯定恨透了。JOHN说的没错,你根本不配得到幸福。


于是小王子骄傲地抬起了,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嘲笑,他收起了自己的眼泪,努力把它们收回眼眶里去,“ 你也说谎了不是吗?你说过会永远陪着我的,你不也没有做到吗?”他看着皱着眉的STEVE一字一顿恶狠狠地说着,“ MR.ROGERS,你!的!承!诺!又!有!多!值 ! 钱!呢!”


STEVE轻声叹了口气,肩上前一晚小王子留下的咬痕隐隐作痛,他似乎是在懊恼些什么,沉默了许久,思索再三,终于还是在握紧了门把手的那一刻转过身对JACK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小王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终于落下眼泪来,他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结局了,他以为不会有比被抛弃更难过的了,他以为他已经不会再感到痛苦了,但STEVE最后的那句话像是一记耳光再一次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疼地他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那句话在耳边不断回响,

那是他所爱的,清冷的,禁欲的,曾经令他疯狂的声音,他说:


“抱歉,JACK,我想你是对的,因为现在我也不太清楚,我到底是对谁说的这句话。”


很好,JACK,这下子你不用在感到自责了,你真的只是个可怜的替代品,他在意的是那个从小随他一起长大的正直的中士,不是你这个伪善的小王子。你哪有那么大本事伤害到他,

你只是,伤害到了你自己。


戏演的久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在做戏,什么时候动了真情。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