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isolated star(仅仅只是写给麦哥的情书)

isolated star
01
Mycroft 18岁的时候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压迫
他躲在书房后面,僵直着脊背,冷眼地看着母亲投向他的绝望的求助的目光
母亲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掐着脖子,他看到她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但始终无法发出声响,
然后那个男人缓慢地转过头,对上了 他的视线,他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那张他日夜相对,看了十八年的脸。
Mycroft 没有说话,只是将门又合上了些,只剩下一道狭小的缝隙,但他并没有离开,他将背贴在墙壁上,攥着拳头,想象着屋里的画面。
他看到血液从门缝里溜出来,他慢慢地松开了攥紧的拳头,泛白的指节终于有了血色。
他明白这不是一次过激的争吵导致的过失
他甚至没有听到父亲的一声质问
他看到他的父亲平静地用刀子割破了母亲的咽喉
他看到喷涌的鲜血沾满了母亲刻意挑选的着装和精致的妆容
他看到父亲丢下刀子后满脸的泪水
大滴大滴地掉落
周围太安静
泪珠砸到地板上,啪嗒——啪嗒
屋子里浓重的血腥味透过那道狭小的缝隙钻进了他的鼻腔
Mycroft 皱起了眉
原来一个人可以流那么多血
原来一个人可以掉这么多眼泪
原来这就是死亡
那一年他18岁,弟弟11岁。

02
后来父亲也离开了,某个夜里,和母亲一样的方式。
Mycroft 沉默地替父亲穿上他生前最喜欢的西装,打上一个温莎结,在胸前的口袋放上一块深蓝色暗纹的丝巾,然后将在一边流着眼泪的SHERLOCK搂进怀里。
倔强地愣是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其实他也并没有流眼泪的冲动。

03
Mycroft 最终还是决定就读离家更近一些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姑父姑母到访说要将sherlock带去领养的那天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往行李箱里多塞一套三件套,虽然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为这些细枝末节所纠缠的人,但这一次他就是格外烦躁,整理好的衣物拿出来又塞进去,像是被什么缠住了躯干,总觉得心乱如麻。
原因是什么他不想深究,也没必要深究。
保姆告知姑父姑母上门拜访时他明显了愣了一下神,行李箱的盖子不小心砸在了他的手背上,隐隐作痛。
Mycroft轻轻敲响了书房的门,他的弟弟此刻正在书房阅读,小小的身体蜷缩在父亲的那张旧躺椅上,手里捧着与他年龄不太相符的书籍,只露出一颗圆圆的脑袋。
Mycroft将这一幕狠狠地刻进脑子里,直到盯地眼睛发疼才走上前去揉了揉弟弟的卷发,如同往常一般,被打扰的sherlock看起来不太高兴,蹙着眉瞪着哥哥,
“姑父姑母来了,我们应该下楼去迎接了,sherly。”
小sherlock沮丧的点了点头,合上了书牵着哥哥的手走下台阶。
只是短短的几句寒暄,姑父很快表明了来意,无非是他还小不适合带着弟弟之类的陈腔滥调,Mycroft觉得十分可笑却又无从反驳,而一边和姑母闲谈的sherlock对此毫无知觉,直到姑母牵着他做上车他才明白过来,小sherly有些害怕地看着Mycroft,看得Mycroft的心狠狠地疼着。
但他无能为力,他还不够优秀,还不够能力好好地照顾弟弟。
他这世上唯一的血亲,
他的弟弟,
他血脉相连的一部分。
sherly,我的sherly,
他看着远去的车子低声念叨着,深到灵魂深处都微微发烫起来。
人们说离别是为了给下一次的见面预留惊喜,
可他怎么总觉得,这次一别,就再难回到从前了。


04
“坐下吧,约翰。”
“你知道,我有手机的,虽然摄像头那招的确很妙。”
“要想避开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眼睛就该学会谨慎,所以在此见面。”
Mycroft仗着身高的略微优势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面前的旧军人,说不清是忌惮还是嫉妒,总归是带着几分敌意。
“你好像并不怎么害怕。”
“你也不怎么吓人。”
握住雨伞的手指又攥紧了几分,意料之中的回答,意料之中的不招人喜欢,不过他倒也没怎么掩饰,
“军人的勇敢……勇敢是愚蠢最好听的代名词,你说呢?”
一句话撂得对方哑口无言,Mycroft很是满意这种压制性的现状,总算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
“你和夏洛克·福尔摩斯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们几乎不认识,我昨天才遇到他。”
退役军人深呼了一口气,
“那么你呢,你是谁?我猜你们不是朋友?”
令人讨厌的问题,Mycroft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完全忘了他其实完全可以忽略对方的好奇心——以现下情况看来。
“敌人,而且是死敌——用他的话来说。”
退役军人看上去更加疑惑了,却被手机短信打断了思路,想也知道是他那位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弟弟。Mycroft从退役军人脸上看出了不耐烦的神色,说不出是对他还是对短信或者是两者都有。
“这城市大多人都庸庸碌碌,眼中只有繁华街肆,车来人往,与夏洛克同行你却能看到战场,你所怀念的,战场。”
看出了对方的去意他自然也无心多留,仿佛是为了捉弄对方,故意说些含含糊糊的话来,只是面前的人所表现的远比他所想象的正直的多,这倒算个意外惊喜。Mycroft轻轻用伞柄敲击着地面,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大概是有些失落吧。
十里长街,八街九陌。
如果可以有个陪伴,是不是还非要选择孤独呢


05
Mycroft自认为自己的性格不算怪异,至少不像他的弟弟那般毫不在意地说起自己是个高功能反社会,其实他还蛮入世的——某种意义上,否则也没法在虚与委蛇的官场混到这个高度。
不过是些不痛不痒的寒暄,他倒不至于对此太过吝啬。
官僚商贾不多大抵如此,热衷于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Mycroft觉得自己的生活其实并不能算一帆风顺,相反他始终觉得自己活得挺窝囊的。18岁那年失了双亲,把自己最疼爱的弟弟送去寄人篱下。原本总觉得上了大学会好一些,但他始终有种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感觉,不是自视清高——在他看来那太幼稚,只是周围人忙于社交的时候他已经不得不为了自己的未来奔波。倒不是钱的问题,父母虽然不在了,但至少留下了可观的遗产,但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个。他从来就不是什么野心家,但只要一想到他的弟弟或许正过着看人脸色的生活他就万分难过。他想要权力,他想要给他弟弟全世界最好的。
毕业之后顺顺利利地进了政府部门,从基层人员做起,升迁的速度倒是很快,只是他总觉得还不够,弟弟还不在他身边,他总觉得惴惴不安,一颗心悬在那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于是干脆埋首于烦心的政务之中,直到他终于爬到了自己满意的位置,才想起要把弟弟接回家的事情。
那一年,他30岁,弟弟23岁。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