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isolated star 09

09
亲眼见到自己的弟弟混在一堆瘾君子流浪汉之中Mycroft觉得自己的心脏难以想象地疼起来,印象中年幼的弟弟只是个性格孤僻的聪明的怪孩子,怎么才一转眼就成了这幅光景。他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任命地叹口气——周末的牙医预约看来是要提前了。
他皱着眉将自己的弟弟从一堆衣衫褴褛脏得分不清面貌的人中扯了出来,常年伏案工作的他自然敌不过Sherlock的力气,被推了一把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而始作俑者只是淡漠地扫了眼,象征性地扯了扯原本就皱巴巴的衣袖。Mycroft觉得自己活了三十年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哪怕当年面对那些背后的当面的恶意诋毁。他一向讨厌武力,而此刻他却将拳头送向了自己的弟弟,突出的指节和弟弟高高的颧骨相撞,隐隐作痛,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十二年前那个午后被行李箱砸到的轻微痛觉。
他看了眼扶着墙的弟弟,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一个字,大约是记起了当年离开时Sherlock的眼神,他才明白原来有些时候离别就是真的离别了,并不是什么团圆结局的铺垫,现实总是苍白无力的。
此后Mycroft再也没有试图扮演那个拯救弟弟的角色,他不笨,想想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也能明白Sherlock度过了如何的一个学生时代。聪明是件极好的事情,然而太过聪明又是另个极端了,他太能体会那种被孤立的感受,加之他对年幼的Sherlock若有似无的引导和占有,他几乎可以想象出他的幼弟会在对他人平庸的不屑和极度的孤独中陷入如何的矛盾挣扎,生平第一次Mycroft痛恨着自己的控制欲,虽然并是直接原因,但他几乎是一手促成了Sherlock 的堕落——吸毒犯浑总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他并没有因此便放弃对弟弟的控制,他察觉到Sherlock对于一些离奇案件的喜好,想起曾经帮助过的小警员,于是便让他三不五时假借咨询案件之名拜访他的弟弟,不出所料这效果极佳,Sherlock很快便不再流连于那个脏兮兮的流浪窝,租了套体面的房子,甚至不再沉迷于毒品。这些改变另他欣喜,大约过了三四年,Sherlock不再那么抵触他,只是两人之间总归只是陌生人之间的疏离,偶尔的对话也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寒暄,他觉得他们再也不会好了,至少不会和从前一样好了,更不用提他内心深处的对弟弟的那些不得体的念头。
直到后来有人介入了Sherlock的生活,有人介入了他自己的生活。
然后一切事情的走向变得不受他控制,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他明白一切不可能变得更好,但也不大可能会更差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