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呆呆盼

isolated star 10

拖了好久好久,最近才开学,然后忙转学转系一堆事情,语言没学好刚到上课就和吃屎一样(以为英语授课信心满满没怎么学小语的我)


然而吃屎也要有尊严的吃!!!!!


于是上课假装记笔记来摸鱼→_→


10


对于Sherlock搞砸了自己精心策划的“考文垂”事件这件事,Mycroft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感到多愤怒,毕竟这个弟弟从来都只会给自己惹麻烦,只是觉得有些失望,大概有一种多年养的白菜被猪拱了的错觉,虽然这株白菜一直也只是栽在别人的地里。


不过事情的发展倒是挺意外的,到头来自己的弟弟还是那个不知情为何物的高功能反社会,虽然也没有真的栽在个女人的手里,可Mycroft就是觉得更不甘心了,埋怨自己根本摸不透那家伙。他讨厌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好像那个会躲在他怀里撒娇的幼弟从此只能活在他的记忆里,倒不是想要字面意义上的那种撒娇—虽然那好像也不错,只是在不能获得往昔他对自己的信任感让Mycroft有些失落,然而信任这种东西的的确确是一旦破碎了就再难已修补的,Mycroft摸了摸有些肿大的腮帮子皱着眉想着,自己和Sherlock的关系已然这样,好像也没什么必要再去费心,但他就是放不下,总觉得会有转机,可是就这么耗着,哪里来的转机呢?


但是这么耗着好像转机真的就出现了。


其实也不算什么真正的转机,只是出现了Moriary这个共同的敌人。可说实话其实他一点儿也不想让自己的亲弟弟掺和进这档子事情,sherlock喜欢破案,苏格兰场多的是悬而未决的疑案,可Moriaty这事扯到了政府,有些敏感和麻烦,而sherlock也不那么好对付。说到底mycrofy只是不想让sherlock和那个家伙扯上关系——对那个没什么道德感的弟弟,总害怕他万一嗅到了什么同类的信息乐颠颠的跑去和Moriaty结伙。


好在这次sherlock倒是没有逞强,虽然有些别扭,但总归找了自己,商量着要如何抓住这个可恶的犯罪头子,不过Mycroft心里清楚,自己弟弟心心念念的无非就是那些胜负欲罢了,没什么好计较的,殊途同归而已,这点上Mycroft倒是想得很明白,只是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这些年SHERLOCK成长过程陪伴的缺失让MYCROFT在对待弟弟的任何事情上都小心翼翼,SHERLOCK吸毒过量倒在那群人渣堆里被发现的时候MYCROFT怕得要死,却又不敢真正露面,只敢让探长先生悄悄默默地把他送去医院,直到后来他遛出医院再一次回到那个该死的地下洞窟的时候MYCROFT才不得不亲自出面把他拎出那个队伍中。他不太希望自己留给弟弟一个控制狂哥哥的印象,可惜总是事与愿违,这倒也怪不了谁,只能说凡事有因有果,他埋怨不来。




Sherlock在屋子里来回晃荡,嘴里念念有词,惹得一旁的JOHN心烦意乱,John眼里的Sherlock一向是冷静而又自持的,只有碰上那些令他热血沸腾的对手时才会表现出孩子般的天真,例如THE WOMAN,例如MORIATY,又例如,他的哥哥,只是碰上后者后他表现的却是孩子般的幼稚和嘴硬。有时候John也会有些妒忌,虽然知道自己在他们之中算是平凡无奇甚至有些无聊,但亲眼见着Sherlock情绪的变化却不是为了自己还是让他有些沮丧。他也会希望自己在对方心里能占有一个特殊的位置,虽说他能感受到这个嘴硬的侦探对他的依赖和信任,但他总觉得那里面还有些更为复杂的因素,总之并不完全是因为自己。


“oh,sherlock,请立刻停止这种烦人的行为!”哈德森太太端着下午茶点上了楼,然后冲着夏洛克抱怨。John立刻抖了抖报纸叠好放在一边,端过茶点,和哈德森太太闲聊起来。


“得了,别理会他,让他一个人转转也好。”



评论

热度(2)